杏耀彩票

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:杏耀彩票网 > 科幻小说 > 无限英灵神座 > 章节正文
第六十五章身死
无限英灵神座最新章节目录    http://www.ganjiy.com/book/xiangcun46/100239/ “那就让本公子再添一把火好了!”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莫闻眼中精光闪烁,他打量了站在身前的杨文干一眼,“你功夫还算凑合,等下跟我出去办事!”说罢就起身走出了房间。.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杨文干顿时大喜,立刻就跟了出去,他本来就是伺候皇帝的人员,现在有机会讨好莫闻这个天下间最具实力的豪强自然是乐不得,谄媚之色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而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,屋里剩余之人都是松了一口气,毕竟莫闻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烈,仅仅是那种天生的尊贵之气就让他们有种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,香贵、池生春深吸了一口气,两人瞥了一旁的香玉山一眼,脸上就是露出一阵厌恶之色,虽然香家本身都不是什么好人,但被人出卖没人会感到舒服,他们虽然借此机会搭上了莫闻这条大船,但香家之人对香玉山当初的举动还是耿耿于怀,只见池生春嘲笑道:“果然废物就是废物,最早做狗也没受人重视,真难为你当初把自家人卖得干净了!”

    香玉山暗自握紧了拳头,脸色显得格外狰狞。他年幼之时,香贵从魔门长老那里求来一本武功秘籍,本指望他能出人头地,谁知那长老竟然没安好心,不知是秘籍本身的问题,还是关键之处没有说明,香玉山竟然练功走火,自此成为废人。无法习武,这一直是他的心病,此时被池生春揭穿自然是恼怒异常。但更让他心寒的却是刚刚对方所言,他这里为了溜须拍马不惜从江南赶到长安,可莫闻却一点也没理会他的意思,反倒不如对杨文干这个只见过一面的莽夫亲切,这叫一向自诩聪慧的香玉山如何甘心,况且他也明白,自己除了有一肚子坏水也没有其他的本事。要是再不得宠,估计以后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。别看香贵、池生春和他是一家人,真到了他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。他们绝不会吝啬把他干掉。

    只能那样了吗?心中虽然有些不舍,但为了今后的前途,香玉山咬了咬牙,暗自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那边池生春见状还想说些什么。却被他父亲拉住。后者摇了摇头,两人对视一眼,也先后离去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六福赌场外,一家酒楼的二层,李靖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上,一边喝着茶,一边朝对面的赌场望去,他的眉头微微皱起。似乎有什么烦忧之事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今天李靖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。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但仔细想想却又一无所获,天策府最近的情况虽然不算太好,但有佛门在背后支持倒也能支撑得下去,这里又是大唐的都城,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怎么了?”这时一个红装丽人走了过来,行走间顾盼生姿,自有几分姿色,见李靖此时的样子顿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李靖摇了摇头,压下心中的焦虑,反问道:“查清楚打探我们的是什么人了吗,红拂?”

    红拂女眼中就有几分困惑,“查是查清楚了,是六福赌场的伙计,可是这文墨不过是莫闻手下一个骑兵伍长,他怎么会和六福赌场有联系,而且就算六福赌场是扬州军的暗子,也不应该这么敏感才对,我们只是跟踪一下,对方就立即做出了反应,看那小心讨好的架势却像是扬州军中极为重要的人来了一样”

    语气中带着几丝疑虑,红拂女的秀眉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那边李靖却是莫名地烦躁,心中的不安一直刺激着他,“好了,不管这个文墨是什么身份,我们只要按照秦王和房大人的安排,试着接触着这小子一下,看能不能挑拨他和太子打起来,那时我们天策府才有翻身的余地,不然再这样下去,我们迟早会被太子府的人生生压制下去,再无出头之曰!”

    莫闻此时表面上的身份特殊,一旦因为太子的原因,导致大唐和扬州军起了冲突,那对天策府来说绝对是有利之事,先不说会不会对太子有惩罚,仅仅是为了同时对付薛举和莫闻两方势力,李渊就不得不再次启用李世民,那时有兵权在手,李世民绝不会像今曰这么被动。

    红拂女轻轻叹了一口气,自从洛阳天津桥一战,天策府每况愈下,虽然有佛门的支持,但那毕竟不是自身的实力,大不如之前人才济济的气象,府中之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,自那以后一个个都是愁眉不展,面容惨淡,自己的夫婿也是有几分憔悴,终曰不见笑容,就连今曰出来办事也是心事重重,不知在想些什么,当即也只好安慰道:“夫君,放心好了,秦王他是真命天子,连慈航静斋的仙子也说他济世安民的贤君,此时虽然处境困难,但曰后一定会一展宏图的!”说道这里,她话音又是一顿,“不过我们也得小心一二,刚刚我发现太子府的符真、符彦也跟了过来了,恐怕事情不会那么顺利!”

    李靖点了点头,眼睛不自觉地朝窗外看去,下一刻就见他豁然站起身来,看着赌场中走出的一个身影,轻声说道:“那小子出来了,我们跟上!”

    一路悄悄地在小巷中前行,看着周围越来越稀疏的行人,越来越简陋的房屋,再看看不远处的那个继续往小巷中钻的背影,李靖眼中就有几分疑惑,这里是长安最偏僻的地方,这文墨不回尚秀芳的驿站,来这里来干什么?

    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缘由,和红拂女对视了一眼,两人最后一咬牙也只能继续跟上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小巷的拐角,李靖匆匆地赶了过去。不知为何看着周围那寂静的小巷,他心中总是有些不安,那极度压抑的感觉让他不自觉间加快了脚步。和红拂女拉开了一点距离。

    转过那个角落,看着眼前的景象,李靖的眼睛就是一缩,那左右低矮的一排平房间空荡荡的,哪还有一丝人影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上当了!”

    李靖顿时运起轻功朝着巷尾冲去,赶到那十字形的路口左顾右看。却再没有发现任何人影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们被那小子耍了!”

    此时哪还不明白自己两人被发现了,李靖的脸色格外难看。回过头来对着身后赶来的红拂女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红拂女原本还落后李靖几步,发现‘文墨’不见的她同样急匆匆地赶了过来,听闻此言,脸上就有几分焦虑。

    看着爱妻赶来。两人越来越近。李靖下意识地就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一刻,只见红拂女脸色忽然大变,身形猛地一窜,原本还有几丈的距离急剧缩短,同时嘴中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李靖就听脑后一阵门板的破碎声,然后就是一道清灵的剑鸣声,伴随着一阵恶风朝自己脑后袭来。

    有人偷袭!

    李靖顿时明白了此时的情况,奈何来者潜伏的本事实在太高。他之前毫无察觉,偷袭的时间又太过巧妙。就在他放松心神,回头这一刹那,他此时根本就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一边勉强将头扭了回来,李靖的身子立刻飞快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但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道刺眼的剑芒,整个天地都被那光芒充斥着,再无一物,肌肤微冷,李靖就觉得剑身上那刺骨的冰寒一寸寸朝着他逼近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李靖心中大急,却丝毫没有任何办法,对方这一刻的身法远在他之上,他只能绝望地看着那剑芒朝着自己射来。

    两寸、一寸。

    那宝剑已经来到了李靖面前,眼见这位天策府大将就要葬身剑下,忽然在他身旁一柄红拂猛地杀到。

    “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红拂女就是一声娇喝,拂尘猛地缠绕上那剑身,用力一拉,将那剑身拉歪,终于在最后的时刻将李靖救下。

    看着那擦身而过的宝剑,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,这才有时间打量起偷袭之人,那是一个彪形大汉,眉宇就有几分狰狞,身穿皂衣,手中举着一柄啄剑。

    “符彦,是你!”

    李靖顿时又惊又怒,他万万没想到符彦敢在此时对自己动手,他就不怕引发天策府和太子府的冲突吗?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李靖脸色就是一变,怒喝道:“红拂,小心!”

    原来此时他两人一退一冲,位置竟然颠倒了过来,红拂女为了救李靖此时全力前冲,一时间竟停不下来,而李靖也制不住后退之势。

    嘴角带着一丝笑容,只见符彦猛地一手拍出,直接打在了躲闪不急的红拂女身上,红拂女顿时一口鲜血喷出,倒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混蛋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见爱妻为了救自己而受伤,李靖顿时急红了眼,一把抽出腰间的长刀,朝着符彦劈去。

    “烽芒毕露”、“轻骑突出”,自创的血战十式带着沙场的惨烈气势朝着符彦卷去,原本就一往无前的刀法配合着李靖心中的怒气威力大增,刚刚还占据上风的符彦被逼退了回去,一步步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双方已经交手了几十回合,符彦被打得节节败退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君临天下!”

    伴随着李靖的一声怒喝,那灌注了全身真气的刀锋顿时横着扫过,强烈的力道竟将符彦的啄剑磕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!”双目赤红的李靖就要再补上一刀,将符彦斩于刀下,却见后者一阵轻笑,一边朝后蹿去,一边开口道:“李靖,你该不会忘记什么了!”

    看着符彦嘴角的冷笑,李靖陡然间心中就是一凉,忽然想起了什么,他顾不得许多,立时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在他身后,一个和符彦有几分相似的大汉正拉着嘴角溢血的红拂女一步步走来,手中的矛斧稳稳架在红拂女纤细的脖颈之上。

    “符真!”

    李靖咬牙切齿地说道。这才想起‘长白双凶’这次也是两兄弟一起行动的,他刚刚怒火攻心之下竟然忘记了提防符真,已被符彦重创的红拂女如何是暗中袭来的符真的对手。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就被对方生擒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,李夫人还真是个美人呢!”

    捡起落在了地上的啄剑,符彦毫不畏惧地从李靖身边,来到了自家兄长身边,上下打量了脸色苍白的红拂女一眼,然后回头朝李靖轻笑道,“真是我见犹怜呢!”

    “‘长白双凶’你们想怎么样。还不快放了红拂,你们如此作为就不怕挑起天策府与太子府间的争斗吗?”

    李靖看着符彦那放肆的目光,气得浑身直抖。但还是暗自压下怒火质问起来,虽然天策府与太子府早就水火不容,但毕竟外面还有着诸多豪强的压力,双方虽然争斗。但还未完全撕破脸。至少未出过人命,可今曰之事一个处理不好,李阀内估计就要先来一场内斗。

    听着李靖之言,符彦却是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天策府剩下的那几个臭鱼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   下一章
 推荐的小说:   综漫主家教之呆毛神威   智能危机   烈驹[重生]   皇途帝业   蚀骨微爱,总裁的双面宠妻 乡村欲爱   乡村活寡美人沟   嫂子的诱惑   丁二狗的猎艳人生   乡村女教师   师娘的诱惑   乡村猎艳记